<output id="nwmdi"></output><menuitem id="nwmdi"></menuitem>
      <output id="nwmdi"><nobr id="nwmdi"></nobr></output>
      
      

    1. <tr id="nwmdi"></tr>
      <tr id="nwmdi"></tr>

      1. 关于人与建筑空间的一些思考

        作者:张立峰日期:2013-01-18

          没有时间和空间,也就没有我们所生活在其中的自然界,时间和空间是独立于人的意识之外的客观实在,应该是物质性的范畴,虽然它们也同其它的物质形态一样,必须通过人或借助于人的感觉器官的延长——各种仪器来意识到它们的存在。卡西尔在《人论》中提到,空间和时间的经验有着各种根本不同的类型,空间和时间经验的所有各种形式并不都是在同一水平上的。它们按着某种顺序排列成较低或较高的层次。最低层次他称之为“有机体的空间和时间”,高级动物的空间形式称之为“知觉空间”。建筑,通常被人们称为“空间艺术”,它的发生、发展是与人类最初对外部空间和时间的感知紧密相连的。在人类作为高级动物向人(实际上也是一种高级动物,莫里斯称之为“裸猿”)过渡转化的伊始阶段,他们的空间感受,必然是一种包含有大量有机体空间的知觉空间。大凡新生的动物,几乎都有具有相当准确的距离感和方向感。而事实上,对于他们本身没有任何空间和时间经验的积累,也没有对它们的尺度和量的体验,虽然在胚胎或孵化中借助母体可能有所获得,但这对于低级的动物却不可能实现,而事实上它们也是借助肉体上的特殊反应来感知外部世界。人的这种特殊反应也常常被称为人的动物性本能。 原始的建筑空间,今天我们称之为“穴居”或“干阑式”建筑,有地下,半地下,傍山而建或依托树洞、岩洞或如鸟巢等的多种形式。它们与某些动物的洞穴相比,有的甚至还至为简陋,无论在内部功能上或形象上。但是所幸的是这种初始的建筑空间形式,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因为它的使用主体是人,所以随着与人的意识发展密切相关的文化发展。今天的鼠洞依旧往昔的样子,而今天人们所享用的建筑空间与往昔的穴居却有着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了。
          建筑物从无到有,一旦出现,便可能长久地存在于一定的自然环境中,成为改变环境的一个积极而有力的因素。“人的感觉空间的变化是持续性的,存在空间则是一个相对稳定的构架,为短暂的感觉提供保证的场所并使之转化为存在。”(C.Norberg.Schultz)建成环境(built-environment)是指在自然环境中,经过人工的物质技术手段所形成的居住和社会活动空间,也包括相应的由此形成的建筑文化及人在此空间中相应的行为。建成环境具有动态的发展过程,与单体建筑物相比它具有更广泛的意义,从物质形态上看二者之间是单体与整体的关系。通过与建成环境的联系,人们能更好地确定自身。“住屋现象反映着人的许多基本自然和原型(Architype),建筑形式是建立在一个人的社会精神气质,特定人群所属及其文化精神的基础上的”。“因为建造房屋是一个文化现象,它的形式和组织受其所属文化背景极大的影响”。(Amos.Rapoport)建成环境,主要是通过包括单体建筑在内的物质载体和在其中被限定的人的行为,传递着物质性和精神性多方面多层次的意义。
          建成环境的原始形成也是单体建筑的萌芽出现之时,这是借助于地球上的坚固元素所进行的空间划分。一块石头从地面上被移动,那里就会自动出现一个空间化的形式,只要这个空间形式的深度与其存在的地域相比较是很微小的话,那么,地球表面就难以被影响,就没有真实的空间信息的发生。但如果地球表面足够深地形成一个特定的点,垂直的表面便随之出现,这是以发生一种“独立空间”(Self-Contained Space)的途径来形成彼此相关的表面。这种空间借助人工的手段实现后,成为地表面上大空间一个清晰的部分,其足够大而使人能够在其中生存。但这种人工环境并不具有更多的积极的意义,它只是使人逃离自然而退却进洞穴,而不是带来人与自然调和的元素,使自然适应人的存在。为了提供这种存在我们必须自己来完善我们的环境,用墙体所限定的空间形式里有限的实体空间,来区别于地面与空气之间无限制的实体与虚空,由此来对自然进行精确的增补,形成适于人的主动行为的环境,这就是初始建成环境的意义。从其后的发展来看,它如一条运动着的“长链”,建筑的存在和出现,是表示它的某个环节的存在和新的环节的出现,完成这一过程的使者是建成 环境中发生的人的相关性的行为。单体建筑假人之手,通过建成环境传播出的信息的影响,实现其融合进这条“长链”的过程,在此过程中,特定的社会历史形态,文化氛围、经济条件、价值观、偏好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于建筑的使用者——人。人是首先通过感觉来认识世界的,建成环境虽然是人创造的,但此后其传播的信息并不是人所完全能够控制和支配的。建筑环境包含了许多符号化的信息,可以转化为非语言的消息,这些消息本身包含了某种合宜行为的线索,它可以被人阅读理解,也可以被人违背。建筑信息既有广义的一般性特征,又具有某些特殊性,其最重要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模糊性。这是与人本身大量的模糊性思维密切相关的,对于不同的人理解各异。建筑信息也具有多义性和含混性,同样的视觉符号在不同的历史形态和同一历史阶段的不同的文化区域中,给人不同的信息感受,这仅是人的普遍性感受,而不包括感受上的差别。建成环境也是一个动态的发展过程,其过程是由简单到复杂逐级进行的,对它的形式来讲,对其传播的信息而言,“重要的是它被文化所限定的处理需求的方式,这不是指在那里是否有一扇窗,而是它们具有重要意义的形式布局和定向,也不是指某人是否烹饪或吃用,而指这些在何处发生以及如何进行”。(Amos.Rapoport)自然界中从建筑产生的萌芽时代——动物性空间模仿开始,就同进出现了建成环境的前兆。原始社会中抵御自然力侵害的本能对集体力量的渴望和形成,在自然界定位的存在方式中,也必然导致趋于集体化的倾向。这是从人的本质出发,对初期单体建筑形成一致或相似的一种自发性渴望。而原始生产的落后,使得人对自然界的局部人工化活动的能力 极为有限,对自然界中物质材料的馈赠也是仅能进行简单的机械性改造;同时,居住形式的实现过程中,也受一定地域特定的原始文化与宗教禁忌的影响,因此早期的建成环境中,自发地具有较多相类似的构成元素。一定环境区域内出现的建成环境,传递着相似的信息和译码。这是特定时期、特定地域、特定文化条件下,为特定人种所形成的建成环境的基本特征。
          显然建筑空间可以高度模仿自然空间,但毕竟它们同人类本身一样,是对自然界的异化。而人类在这种不断发展的异化过程中,动物性的要求,始终没有泯灭。最初的穴居,人类是为了躲避自然界对人类生理心理上的侵袭,是一种获得安全和稳定心态的保护封闭性人工空间,它们尺度通常很小,只仅仅从人体最低的生存活动和心理适应的尺度出发。这时的空间感受与动物没有什么两样。人之初始的烙印如此之深,以至于今天我们又常常反过来孜孜以求地研究“仿生建筑”,研究动物对于外部空间的感受形式,以期获得自身更大的舒适感和平衡感。
          人总是处于一种反异化的状态中,精神永远附着在肉体之上。保罗说过“……肉体的欲望与精神是相违背的,精神的欲望与肉体是相违背的”,十七世纪,笛卡尔把心灵(灵魂)说成纯洁的思想,说成与身体功能相对照的完全属于我们本性的纯洁思想。笛卡尔的二元论仍然强烈地影响当代人的思想心灵,即理性的功能,被认为具有预见,筹划以及介入逻辑意图和意志的能力,情绪被看成是与这些活动相对立的,是被坏大脑进行正常逻辑思维的威胁。但是,事实上人类永远难以抛弃这种看来属于肉体范围的情绪。从建筑空间的发展上看,人们用物质技术的理性创造单纯附合人的精神的空间几乎没有(也许只有个别的纪念性建筑或可称之,但这种纯精神的纪念唤起的更多的是人的肉体情绪的体验),而必须与人的动物性生存功能的要求结为一体,这就是我们谈及的,建筑必须首先满足人的生存使用功能要求。
          肉体与精神相比,肉体是第一位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精神上的愉悦曾被认为是最为高级的自下而上快乐形式,然而,绝大多数的人所向往的却不是这种抽象超脱的快乐。而是享受人类生存的肉体的欢乐,也就是所谓本我的自我实现。
          所以我认为,建筑空间的实现所遵循的原则不应是使用者精神(纯粹的)愉悦,而应是他们肉体上情感快乐的需要。建筑空间,归根结底是自然空间的模拟和再现,人类所追求的是自然界由于其它物质因素的影响而无法达到的的肉体体验。这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建筑空间能够满足人的各种情感需求。作为个体的每个人,真正的情感是隐密的,非群体化的,它的满足只有在建筑空间的设计中,能够为其实现提供有利的条件的情况下才得以进行,但其质量的高低,还是取决于建筑空间本身的质量,在这一点上,建筑师们的贡献实在是太少了,多的常常是建筑师本人的情感满足的实现,而非使用者的。他们在作品中倾注了自己的情感,运用不同的手法和技巧,动物象征也好,几何象征也好,器官隐喻也好,结果是使得其作品成为他本人肉体情感体验的附属产品,对于使用者本人却是困难重重。如建筑大师密斯.凡.德罗的范斯沃斯住它就是明显的一例,他的玻璃盒子几乎出现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近年来,如库哈斯的中央电视台,安德鲁的国家大剧院等等,越是所谓成功的作品越是亦然。于是便形成了大师们的设计风格和各种不同的流派。然而并不是人人都有可以成为建筑师来设计自己的空间,其结果实在是一个悲剧,如果不是通过每一位建筑师在作品中的自我实现完成之后(这其实是不可能的)那么,这一过程的进行,只有提高建筑师对建筑空间的理解感受能力方可能实现。这是一种观念上的根本改变,道路必然是漫长的。并不是弗氏“泛性论”的扩张,从某种意义上讲,建筑空间中,从平面到内部设计,也包含有性的因素,尽管许多人可以意会并装作视而不见。但是,事实上我们不可能通过努力也提高建筑师对性意识的理解能力和让使用者在这方面的要求公开化,来增加建筑空间的动物性质量。那样的话,视野既窄,大众也难以接受,因为大多数人不可能在一生中实现强烈的超我。而动物性和精神的矛盾在人的群体意识中,后者往往占据主导位置。
          情感的体验要求是多方面的,但更广阔的领域是涉及到人的肉体自身对外界的一切感受。包括对肉体伤害的刺激,对自然界予以的侵袭的渴望也在这种体验之中。建筑空间的设计,从另一角度来理解,亦可看成是人自身的再现,与单个人不同它往往是多种人的尺度组合。或者确切地讲,每个人都有自身形体之外的动态的“场”,它本身具有一定的模糊性,但它使人的生存活动及情感辐射具有大于自身形体的范围。这种表现出来的行为模式,往住成为建筑设计者在自身意识之外的设计主导因素,特别是作为群体生活方式——社会行为中的建筑空间,更表现在此基础上的复杂内含,于是我们的建筑设计中就有了不同的类型、性质、环境及历史文化和文脉的区别。
          空间的使用者是人及人各具特色的生活场,而不同生活场的形成是与历史、地域、种族密切相关的,但最终还是由人肉体本身对这些外界因素的反射形成的。
          所以可以这样讲,我们对于与人类生存最为密切的建筑空间的设计,应该有一种新的认识和理解:这就是基于人的动物性文化场的基础,人的肉体需求,包括各种感觉和情感体验,能够让使用者充分享受其个体的动物性快乐和精神的愉悦。

         

        参考书目:
        《自然辩证法》(思格斯)
        《社会心理学》(克特.N.巴克)
        《性爱与文明》(弗洛依德)
        《简明现代思想潮词典》(戴维.克尔比)
        《人论》(卡西尔)等

         

         


         

        所属类别: 设计与研究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尊龙d88最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