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nwmdi"></output><menuitem id="nwmdi"></menuitem>
      <output id="nwmdi"><nobr id="nwmdi"></nobr></output>
      
      

    1. <tr id="nwmdi"></tr>
      <tr id="nwmdi"></tr>

      1. 辽河美术馆设计 一次辽河文化的洗礼

        作者:张立峰 康慨日期:2013-01-18

        文化传承


          2004年,通过竞赛我们成为辽河美术馆的设计者,随后我们从日常大量的居住园区、商业建筑的设计工作中沉静下来,开始了踏勘现场,平面功能分析组合和总体规划的设计前期工作。
          美术馆功能的单一性使我们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建筑所体现的文化精神上。我们因此收集了大量的历史文化资料,如何体现区域建筑文化的概念,如何使建筑具有独特的个性与品格,如何传承历史、人文精神,如何与自然及社会环境相融合,成为我们关注的要点。


        主入口
         

          辽河美术馆从设计到建成投入使用的过程,对我们来讲的确是经历了一次文化上的洗礼,这就是在中华民族文明史上巍然屹立一千三百多年的辽河文化。辽河流域地跨辽宁、吉林、内蒙古东部、河北北部四省区,总面积达34.5万平方公里,历史空间比传统中华文明史提早一千年,是对中原文化有极大影响的地方。
          辽河流域西逾松漠、北连沙漠、东控鸭绿、南临溟渤,地理位置冲要,自然条件良好。自古以来就是东北这块黑土地上的文化最先进、经济最富庶的地域。它既是中国东北边陲的战略要地,又是东北各民族联系中原的桥梁;既是历代中原王朝经营东北的基地,又是中原文化与东北文化碰撞融会之所。其政治、经济、文化、地理、军事地位的重要性被历代王朝所重视。
          辽河民族都是在采集、渔猎、游牧、农耕的社会经济生活中发展起来的。这意味着他们在适应生存环境时,季节分明的气候养成了节奏鲜明的习俗,爱憎分明的性格;他们在获取生存资源时, 造就了勇敢、剽悍、刚毅的性格;他们在结交生存伙伴时,豪爽、大度、坦率、热情;他们在追逐生存空间时,流动奔放、拼搏进取。


        外观


          辽河文化既不是从行政范围也不是从一般的地域范畴来演绎文化,而是强调特定的辽河流域给人类缔造了怎样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辽河文化具有明显的早发性、很强的兼容性、卓越的独创性、持续的向心性、不断的赶超性。研究辽河文化的意义在于强化中华文化多元化的内涵,指出它是怎样不断激浊扬清、克服腐败、增加生机的。在于强调辽河文化给中华文化的叠加,其对于中原文化不是简单的吸收,而是积极的影响。历史上每一次辽河流域民族的南下,对原有中原文化都是一次净化。净化它的萎靡、疲软、奢侈、怯懦、虚伪;带来强健、豪爽、刚直、勇敢,给中华文化注入强健的生机。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往往认为东北是新时期建筑文化的蛮荒之地,没有什么建筑理论大家和经典的作品,历史上曾经的辉煌已成为过眼云烟。其实不然,毕竟东北还是有一大批努力工作的建筑师和建筑教育工作者。中国的建筑师,特别是东北的建筑师,其生存环境较之南方,甚至西北要更为恶劣。除去气候地理、民族习惯的影响,什么长官意志、落后的材料与工艺、粗糙的施工、苛刻的设计工期、滞后的城市设计,使我们想有所作为而无法作为。我们的地域和城市正在逐渐丧失其个性,所谓国际化的建筑文化垃圾蜂拥而至,迫使我们在夹缝中生存。好在近年来大的环境在改变,国家对东北地区的开放战略也在提升。世界经济、信息、文化的发展,为城市的发展带来了新的生机,也给我们建筑师带来机遇。我们离开国营设计院走上民营设计公司的道路已有逾十年的时间,始终没有放弃的是保持我们设计的个性,作为东北人,首先关注我们本土的建筑文化,而不是对外来建筑文化的强势入侵无动于衷,任所谓国际大潮淹没我们的文化和精神。辽河美术馆的设计也确实使我们重新检讨、反思我们的设计之路,潜藏在心中的那份激情又重迸发出来,使我们能在一片浮躁的设计界中保持一份清醒,抛弃片面追求形式与时髦的虚浮,以一种踏实、质朴、平和的心态来探讨、来研究建筑文化本质的意义。
          在地理上为辽河出海口的石油新城——盘锦,恰恰在历史上又与远古时期红山文化一脉相承。历史与地域、时间与空间上的交叉,促使当地政府决策在兴隆台区建设辽河文化产业园,作为辽河文化的坐标,以弘扬民族文化,抵御国际化大潮中各民族文化个性的逐渐丧失。
          辽河美术馆是文化产业园的灵魂。美术馆由国内知名的艺术大家和评论家组成的艺术顾问支撑,以收藏、展示、研究、学术交流为主要内容,以艺术发展规律为重,保证文化产业园的艺术方向和品位。
          总平面设计包括辽河美术馆及文化广场的设计。美术馆与文化广场统一规划、使其成为以美术馆为主体的一个兼容各类文化活动的市民场所。在广场和美术馆北侧是规划建设中的二层商网,可配套为美术馆及广场服务。美术馆主入口设在西侧,面向广场,从文化广场和兴隆台大街均能到达主入口;美术馆工作人员出入口设在东侧;展品进出口设在北侧。美术馆四周近乎落在浅水体中,使建筑与周围环境之间若即若离,而且不同角度建筑的倒影使建筑的艺术范围陡然增加了。
          整个工程以内敛的传统中国庭院式的美术馆工程与开放的辽河文化广场组成,展厅单元平面组合由“九宫格”演化而来,统一中均衡变化,中心处以红山文化的中华第一龙“玉猪龙”玉雕作为整体建筑空间的图腾。两种空间的组合恰如上述两种文化——内敛传统与开放扩张并置,并以“龙”的符号作为相互沟通的语言与连接的纽带。
          美术馆包含着艺术展示空间,在享受内部空间和谐的同时,参观者可通过联系内外的环廊与坡道,庭院与天井欣赏到外部的自然环境。文化广场的设计突出了以辽河流域文化融汇北方文化的自然历史特点,以向心汇聚的几何构图来暗喻这种文化精神,向心布置的水道代表各种文化,在其上镌刻上历史背景与人文民俗,为游人提供了解辽河文化的底蕴,同时也是一种纪念形式。弧形的水面是海洋的象征,中间的平台可用作室外演出舞台。美术馆与广场相互成一角度,提供了广场多元化的空间氛围,避免了中心感过强带来的纪念性。文化广场体现着与社会自然与人文的渗透与交融,以硬质景观设计为主的文化广场,配有下沉集会广场与儿童嬉戏场地,提供多方位的市民活动空间的同时,又可为大型室外展示提供了场所。以自由曲线形的“玉猪龙”中央广场作为过渡,拾阶而上便是建在水面上的美术馆,夜晚幽兰的反射灯光,使美术馆犹如浮在夜空中的冰山,刚柔相济,宁静优雅。
          美术馆主体建筑以清水混凝土结合钢与玻璃作为外饰面材料,简洁大方,以实为主,拙中藏巧,注重空间的流动与穿插,充分体现地域人文特征。作为东北地区第一座清水混凝土建筑,在材料的选择上我们研究了很长时间,涂料、面砖、石材、幕墙,都不足以体现质朴、刚劲,又充满个性的品质。中国传统建筑中的坡屋顶具有极强的文化信息,反曲向阳的曲线、装饰的处理,无不体现着传统文化中自然宇宙观和文化精神。我们在建筑的屋顶转角处理成斜屋面窗,既满足使用功能的要求,也隐含着对传统建筑坡屋顶的意象的传承。努力使单一的建筑空间向深厚的文化品质升华,赋予更多的意义。


        展厅1


        展厅2


          美术馆由入口大厅、展区、藏画区、研究室、报告厅及技术设备和办公用房组成。入口大厅通高两层,参观者参观展览的流线以大厅为中心进行。大厅的二层回廊亦可布置画作,使参观者在休息移动的同时均能感到艺术的存在。展区分别布置在大厅两侧,一、二层共分为五个区域,各区可独立布置,也可通过竖向与水平交通统为一体。其中的民俗展区相对独立,作为美术展区的一个系列,延伸到辽河文化广场,既作为美术馆功能的外延,又是文化广场的主题展馆。藏画区、研究室及办公管理均设在一层大厅的后部相对静谧的区域,与参观人流互不交叉干扰。报告厅功能全面,设有同声传译、照明及声学控制、休息室等辅助功能,可以满足一般国际性会议要求。美术馆辅助的技术设备用房均统一设在地下室,既方便统一管理,又减少对上述各功能区域的干扰及污染。
          室内建筑构件以铜与木材与清水混凝土相结合,使清水混凝土这种中性介质产生了柔若绸缎的品质。铜板的运用又是对金戈铁马的游牧文化特征的诠释。建筑室内空间的联结与过渡均以光线设计来控制节奏,通过展厅空间的封闭与过渡空间的开放,以及一束束的天光的流淌,让参观者体会光线的变幻与光影的律动。在长达1200米的展线布置上,采光基本上以洗墙的自然光作为主照射光,便于还原艺术品的原色彩,并最大可能节省能源,辽河美术馆以原生态形式如辽河儿女的宗庙般屹立在百川交汇的辽河入海口。
          在城市文化日益多元化的今天,人们逐渐丧失社会公共道德与民族自尊,所幸还有同道者唤醒愚昧,传播文明。盘锦兴隆台区建设的这座辽河文化的“宗庙”——辽河美术馆,倡导了体现和谐的社会文化教育体系,以此弘扬传统文化精神,唤醒国民的自强意识,功盖千秋。亦使我们在这个设计过程中,沐浴了辽河文化的洗礼,升华了作为东北人的自尊与自信。感谢辽河美术馆让我们的激情与智慧如金戈铁马,大漠秋风,得以释放,得以贲张。

         

        所属类别: 设计与研究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尊龙d88最新首页